什么?HIV感染算是一种残疾?

​​本周一(6月19日),广东首例艾滋病毒(HIV)感染者就业歧视案终审,用人单位被判违法,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感染者胜诉的就业歧视案。

在美国,就业歧视也仍然困扰着很多HIV感染者。1997-2013年,同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P)收到了3900起与HIV相关的就业歧视投诉,其中三分之一的原告胜诉或得到庭外和解、经济补偿等较为满意的结果。

这些维权行为主要的法律依据1990年通过的联邦法律《美国残障人士保护法》(ADA法案),但让HIV感染者开始成为这个法案的保护对象,还要归功于一颗蛀牙……

1994年,生活在缅因州的茜德尼·阿尔伯特(Sidney Abbott)去找牙医兰登·布兰戈登补一颗牙,并坦城自己是HIV感染者。

布兰戈登先生并没有直接拒绝她。但他说,HIV病毒对他产生了“直接的威胁”,所以如果他来补这颗牙呢,在他的诊所是不行的,需要去医院,这样他可以采取“额外的防范措施”,而产生的费用需要则需要让阿尔伯特来承担。至于“额外的防范措施”是什么呢?他从头到尾也没说。

阿尔伯特没有退缩。故意刁难我是吧?咱法庭上见。

茜德尼·阿尔伯特和她的律师本·克莱恩茜德尼·阿尔伯特和她的律师本·克莱恩

​1995年底,初审法院判定牙医违反了ADA法案。1997年初,第一巡回法院上诉法院维持原判。不过牙医布兰戈登也没有轻易缴械投降。官司一直打到了最高法院。

1998年6月,最高法院也裁定阿尔伯特的情况受ADA法案保护。1998年12月,第一巡回法院上诉法院又补充认定为阿尔伯特补牙并不会给牙医造成威胁。

这个起源于一个牙洞的官司创造了两项历史:这是美国最高法院第一次受理有关ADA法案的案件,也是最高法院第一次受理有关HIV的案件,同时阿尔伯特的律师本·克莱恩Ben Klein也成为有史以来第二位在最高法院出庭的公开出柜的律师。

阿尔伯特和律师克莱恩获得1998年的艾滋行动领袖奖阿尔伯特和律师克莱恩获得1998年的艾滋行动领袖奖

那法官是如何认定携带了阿尔伯特的HIV病毒属于符合有“残疾”(Disability)呢?当时法案对于Disability的定义是“在实质上限制了主要的生命活动”。

当时,阿尔伯特没有明显的并发症,生活质量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她没有将HIV直接当做一种Disability,而是说:因为携带了病毒,对她生育健康的宝宝造成了影响,而生育是人类主要的生命活动之一,所以她应该被纳入ADA法案的保护之下。

法院裁定她的主张有效,同时也就认定了生育包含在ADA法案的主要生命活动之中。

可以说,这个案子成为了一座里程碑,为后来很多涉及HIV歧视的案件都奠定了重要基础。

2008年,最新的ADA法案修正案出台,进一步扩大了“健全”(Ability)的定义范围,明确指出有免疫性功能缺失的人应该免于受到任何歧视,让美国超过100万HIV感染者的权利受到了更加明确的法律保护。此外,一些消化、神经、呼吸、生殖方面疾病的患者也被纳入了保护范围。

​除此之外,美国司法部还特别出台了HIV感染者/病人如何受ADA法案保护的具体法律解释,前前后后自问自答28个问题,还有举例说明,可以说是非常详细了…

略举几例。

HIV携带者和患者到底受不受ADA法案的保护呢?

当然。重要的是,一些非感染者也被纳入了保护范围。比如,你其实没有感染,但是有传言你感染了,因为这个传言,你被解雇了,你可以告老板。因为你的朋友/家人/室友是感染者,你就被解雇了,你也可以告。

工作中哪些环节受到ADA法案的保护?

一切。申请、面试、工作分配、培训、晋升、薪酬、福利、休假等。被认定为歧视行为的例子:

比如一个大学解聘了一名体育老师因为TA的男朋友是HIV携带者。

再比如一个公司给HIV携带者的员工的医疗保险规定了一个上限,而给其他员工则没有相应的限制。

根据ADA法案的规定,雇主不但不能歧视感染者,还要根据其困难,为其提供创造相应的条件以完成工作。举例:

一名感染者在一天的工作中需要时间不固定的一些休息,雇主应予以允许。

一名感染者因为肺部感染住院,他已经用完了病假额度,雇主应该批准他额外的无薪假期。

2014年,EEOP解决了近200个类似的案件,帮助携带HIV的求职者或雇员争取到了82万5千美元的经济补偿。

全球艾滋病毒携带者网络(Global Network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在2012年发布了一项报告,他们调查了亚洲、拉美、东欧的9个国家,发现在境况较好的爱沙尼亚,有8%的HIV感染者在受访前12个月因为这个身份丢掉了工作,而在尼日利亚,这个数字高达45%.

任重道远。

一位医生在赞比亚萨卡一所医院的实验室里检验血液样本一位医生在赞比亚萨卡一所医院的实验室里检验血液样本

​艾滋病防控是盖茨基金会的一项首要工作。到目前为止,基金会已向全球各地组织划拨超过25亿美元资助艾滋病防控,并且向“全球基金”承诺资助超过14亿美元。

艾滋病毒感染者除了要活着、活得健康之外,还要活得有尊严、有质量,而争取平等的医疗、教育、就业权则是必不可少的,需要感染者不断争取、所有人共同支持的事业。

说来说去,牙坏一定得补,权利必须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