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言人:
老师,我的行为是去洗浴中心洗澡,对方给我无套口交我是被动方,有两次!一次在水床上洗澡的时候,一次洗完回床上!网上和咨询志愿者都是说没风险不用检测,那您的观点是?还有洗澡时不疼可否认为没有伤口,回来我也是一直检查,都快神经了!麻烦老师简介点给我说明下,我自己也是懵懵懂懂,对方我没法确认,是一个洗浴中心的小姐,也不懂对方身体!这种风险大吗?我多久去检测呢
张老师回复:张老师:您好,老师认真看了您的行为,您这个行为是对方帮您进行口交行为,对于对方如果没有明显的口腔流血的话,您不用太去当一回事。其实在网络上脱恐这个不是一件科学的事情,因为如果您要能脱,别人告诉您什么就是什么,您或许就安心了,或许是您对网络上不知道对方是谁,到底是否专业也持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既然您自己都觉得自己快神经了,那更应该不能失去理智,因为脱恐包括我们恐艾干预方法中有很多建议和注意,而我们恐友在网络上到处学习到处去求教,那已经踩了很多雷区。恐艾干预很简单,就是把我们自己认为很多是正确的方式,实则是延误脱恐的错误去掉,这也是为什么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脱恐案例非常高的原因。我们觉得您这个不是一个明确的高危行为,风险不大,至于检不检测,由您自己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