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问:
老师,新年好! 上次向您咨询关于亚型病毒的事,下面是您的回复,您看看我理解的是否正确:【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新年快乐,艾滋病出现在世界上这么多年了,要是有很多未知被遗漏,都不知道会传播多少人了,然而并没有这样,况且艾滋病本身的1型下的分支差别并不大,所以要说查不到,或者说没有特异性的反应,也还是比较难。很多恐友都觉得越是研究艾滋病越是觉得能脱恐,不过很不好意思,那反而会让自己越陷越深,我们中心一对一咨询接受太多那种已经是严重神经症态的恐友了,的确不好干预,效果有些慢,其实如果真的早点杜绝进一步陷入其中,早点抽离,就不会有那么严重了。所以,您不用担心那么多,及时抽身,回归自己的生活吧,祝越来越好。】 张老师,我是男同,在高危三个月后,在三甲医院检测为阴性。您上面的回复,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不用再担心任何亚型艾滋病毒了,可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去了呢。
老师回复:您好,感觉您可能有一些强迫,所以您会将原话重新罗列,然后再去对比,加深强化。这种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强迫行为的反强迫思维了,强迫与反强迫就像孪生兄弟一样,相生相克,解决根本的问题并不是说像部分网络专家一样,给您一个百分百的完全保证,因为就算这样给了,又变成了强迫与反强迫的动力。很多人没办法意识到这是自身深层次的问题,就开始要求和更喜欢听到一些绝对,完全这类的词语,以期望自己通过这样一下子脱恐,当然显然这个在我们做临床恐艾干预实践的时候发现如上方法脱恐很难。我们举个例子,恐友得到肯定,完全,绝对的答案后,开始外化,觉得医生告诉我没事了,我就没事了,很高兴。不过因为心理机制根本没有改变,过一阵子了,恐友就会想,既然医生都给我保证百分百了,为什么我还这么难受,还这么痛苦,难道他是安慰我,欺骗我?又开始继续强迫对抗去了,由此以往,强迫不断加剧,行为和思维越来越泛化,那么从整个过程中,不仅没脱恐,甚至日常生活工作都受到牵连。这也是为什么老师从来不在乎恐友们想得到完全,绝对等词语,给予了这样的词语无非就是继续满足强迫强化而已。其实大家这样想嘛,如果觉得有感染风险,就直接建议您去检测了,您应该必须注意什么,如果这点都没给,那说明了什么。以上的话不仅说给您听,也想说给的确是想真正彻底的恐友听的。毕竟恐友的强迫一旦被反复强化,那脱恐的时间就一再被延长,这也就看到很多恐友反复问医生,反复检测,得到的都是肯定的回答和阴性结果,为什么脱不了恐,也就是这个道理了。当然以上的话也同样说给网络志愿者听听,虽说咱们中心的言论和回复经常被其他志愿者据为己用,说成是自己写的,但是老师也希望大家能够在有足够研究样本的同时拔高自己的专业技能,否则将中心老师的文章稍加改动说成是自己写的,但是在真正执行恐艾干预脱恐的步骤上,依旧没有对应的方法,这样伤人害己也不太合适。恐友需要科学方法,志愿者也需要接受明确的定向培养,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当然,对于我们机构认可的志愿者,我们将从2019年开始,逐步进行阶段性的培训培养。至于您的问题,我们不希望加深您的强迫,但是我们还是想告诉您,您可以回到您正常的生活中去了,不用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