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声明这不是一篇医学文章,只是介绍艾滋病的发展历史,算是历史文章。再者我不是并且反感那些歧视艾滋病患者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医学常识,只是谈艾色变的庸人而已。人类在自然界与死神的长期斗争中,经历过一个又一个的绝症,一次又一次的瘟疫。肺结核、麻风病、伤寒、乙肝、疟疾、天花等等,现在都已经不算是什么不治之症了。但是传染性的瘟疫,却不断的在人类当中肆虐,每一次都是疯狂的收割人命,比较著名的就是黑死病、西班牙流感等等。自从工业革命之后,细菌学、病毒学的快速发展和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的研发使用,使得人类的平均寿命得到极大的延长。就在人们集中精力研究解决癌症的时候,一种新的瘟疫突然向人类袭来,那就是让全球人类惶惶不安的艾滋病。

 

 

艾滋病又称为爱死病,从这个名字当中,就可以看出这种病的主要传播途径和歧视意味。从1978年美国纽约发现第一位艾滋病患者,到1999年短短二十年时间,艾滋病就已经席卷全球163个国家,数千万人死于这种可怕的疾病。在艾滋病发现五年后,科学家才发现艾滋病病毒的存在,也知道了这种病毒主要是攻击人类最主要的免疫细胞T细胞,从而使患者的免疫能力逐渐下降直至崩溃,使患者成为一个不设防的身体,任何细菌和病毒都可以轻易的杀死人类。是目前为止人类发现的最厉害的病毒。

 

 

关于艾滋病的起源,一直众说纷纭。最开始人们认为艾滋病是由同性恋引起的,因为在美国的一些城市中的同性恋艾滋病患者居多。但是很多学者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因为早在古希腊和罗马时代社会上就存在很多有同性恋,比如著名的凯撒大帝就是一个双性恋者。而在古老的中国也曾经事十分流行所谓的龙阳之好,著名的汉文帝就跟大富豪邓通有说不清的故事。如果同性恋会导致艾滋病的产生,你早在秦汉罗马时代就已经爆发了,何至于等到20世纪末。

 

 

在后来的研究中,甚至有人提出了一个聋人听闻的观点,他们认为艾滋病病毒是美国生物武器研究中心利用遗传技术开发的生物武器。他们现在绿猴身上做实验,有了雏形之后,就在那些愿意拿减刑为代价的囚犯身上实验。了解美国文化的朋友都应该知道,在监狱里面有很多的同性恋者,或是被迫的同性恋者。他们出狱之后,就把身上携带的艾滋病病毒传播到社会当中。这一观点似乎能就解释为什么美国的艾滋病患者数量是全球最多的,但是生物武器的开发是一项极为严格的科学项目,假如真的存在用囚犯做实验,那么注射实验样本的囚犯是绝对不可能再回到社会当中的。

 

 

还有一些英国科学家认为,这种病毒是从外太空来的,因为第一例艾滋病患者时发现与1978年,这段时间刚好是人类太空竞赛的高潮阶段刚刚结束,有大量的航天器和宇航员前往外太空甚至是月球,并顺利返回地球。他们回到地球之后,就把在外太空不小心沾染的病毒带回了地球,并迅速扩散开来。要知道病毒虽然是有机生命物质,但他的结构相当的简单,只是一点蛋白质包裹着一小段遗传物质。

 

 

所以在外太空或月球不小心沾上没有发现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个人觉得这种说法并不可靠,因为太空服是这个世界上防护能力最强的装置,要是宇航服都挡不住的病毒,那这些病毒早就随着陨石或是宇宙尘埃进入地球了。而且从外太空回来的人员和设备都会经过极为严格的隔离消毒,所以外太空起源说这种科幻电影般的设想并没有多少可信度。

 

 

现在最被人接受的说法就是艾滋病是猴子传染给人类的。有一种生活在非洲的猴子身上,拥有跟人类一样的艾滋病病毒,早在1978年艾滋病在美国爆发之前,在中非地区就已经流行过艾滋病。在中非地区曾经进行过的调查当中,扎伊尔的金萨沙市有6%以上的人口携带艾滋病病毒,在赞比亚的输血者当中,艾滋病携带率更是高达18%。在非洲很多地区,有5%的新生儿在一出生就已经携带了病毒,并且有三分之二在几年时间内就会演变成艾滋病患者。

 

 

各国的病毒学家在非洲进行了十几年的研究,似乎证实了艾滋病病毒就是来自于中非地区猴子的假说。本来这种病毒一直存在于当地一种猴子身上,人们在生活当中经常被猴子抓伤,或是吃猴子的肉,就有少部分人得了这种疾病。但是由于当地发展程度极其低下,人口流动又极其稀少,所以一直没有被人发现。而这一次艾滋病的大爆发,是起源于非洲开始流行的一种习俗。

 

 

就是中非当地的人,喜欢在公猴和母猴的身上抽取新鲜的血液,然后分别再注射到男人和女人的大腿和后背上,这么做可以刺激性欲、治疗阳痿早泄,据说还能治疗不孕不育等症状。于是艾滋病病毒就这样进入到人类的身体里。随着现代化的到来,很多欧洲人进入非洲,可能是也接受了这种习俗,或是同当地人产生性行为,总之是把这种可怕的病毒带回了文明世界。

 

 

此时恰逢美国正在经历越战之后的性解放运动,青年男女之间的私生活极为混乱,性关系也相当不稳定,加上毒品注射等恶习的开始泛滥。艾滋病病毒就好像是飞龙入海,为所欲为。在短短二十几年时间里夺走了上千万人的生命。与其探讨这种科学起源,我看更相信艾滋病是大自然架在数量疯狂增长的人类头上的一把镰刀,无情的无差别的收割着过载的人命。现在,艾滋病也已经不是什么不治之症,现在的抗病毒手段比如鸡尾酒疗法等等完全可以让患者过上正常人一样的生活,达到正常人一样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