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描述:
我半年前因为干过龌蹉的事情导致恐艾,在好大夫,春雨上咨询了很多传染病医生,他们绝大部分都告诉我没事,还有的医生以人格担保我没事的。听了医生的话我觉得比较舒服,但是总觉得医生把话说得太满那就是安慰,又陷入万一我就是那个倒霉蛋的重复,过得很痛苦。传染病医生见我对艾滋病还很恐惧,就建议我去看精神科医生,精神科医生就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就开始给我开药,根本不听我讲的是什么,不负责任。问他们艾滋病问题,他们也是搪塞过去,还没有我们在网上搜资料的恐友懂得多。吃了几个月的精神药物也没有见好转。我对生活已经有点绝望了。听他们说你们这儿又是防艾机构又是心理机构,既懂艾滋病又懂心理,我在网上搜了你们机构,有很多权威媒体对你们报道过,也知道你们很负责,我相信你们是真实,能够帮助我脱恐,请求你们给我说说方法,助我赶快脱恐,这种日子真的不想再过下去


医师建议:您好,如果您仅仅是因为对艾滋病知识不了解,属于初级恐艾,那么您随意问一个医生就可以脱恐了,但是如果您已经问了很多医生,还没脱恐,那就不是单纯靠问艾滋病知识就脱恐。艾滋病知识也就那么多,要是能靠知识脱恐早就脱恐。医生不是想给您们说百分百,被您们反复问,自然也会有情绪,直接给您们一个结论。虽然这个不是脱恐的办法,但是至少恐友当时不会再反复当复读机,瞬间觉得舒服很多。但是我们应该很清楚,恐艾症属于一种复合型的神经症,其根源并不仅仅是艾滋病恐惧的刺激,还有很多重原因,找到根本问题,和您沟通的老师建立长期良好信任的关系,毕竟恐艾又不是谁说一句话就立马脱恐的。像现在艾滋病防治界的几尊大神,如果直接说一句没事了,那么天下就应该无恐啊,事实上呢,恐友每年都还在成倍的增长,并且心理障碍越来越离谱了。至少发觉现在的恐友比以前更难以治疗了。我们机构也不是说特殊,只是因为一直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也从事着心理干预工作,也的确帮助了不少恐友,而且我们在业界口碑还不错,记者也向上级部门了解了我们,觉得真实可信才给与了报道。但是看您觉得您太着急了,艾滋病恐惧症一方面靠网络脱不了,一方面太急也脱不了,真的是需要一步一步的提高提升自己,才会越来越好的,也祝您越来越好。